刘佑局  幻象主义
Illsionism
新闻详情

刘佑局谈:艺术精神死亡的悲剧


现在的艺术家,其“艺术精神”大都死亡了!其主要是深陷在“学院精神”的教条主义,最终走向无法自拔的“奴性思维”之墓。他们最乐意的就是在“被组织”的范围內进行学术活动,命题文章,成了他艺术生活中最美的套餐。被这个名利场中浸泡出来的艺术家,能写一手很好的“八股”文章,散发出的“情感”带着浓浓的奴性和体制味,画得一手“千人一面”甜美好画。这些成名后的老学究与成了名的大画奴,开始向社会和他的学子们索要利益,写篇小文章漫天要价,动不动少则几万,多则几十万,我从不接受,这些体制学究的“赞美之词”,也从不收藏“体制画奴”的作品,因为从他们那里找不到半点艺术精神。


有人说“丹青误人”,吴冠中在世时常说,“后悔这辈子当了画家”,如能重新选择人生,一定选择当“鲁迅”。吴冠中之所以发出如此感慨,就是因为在他的这个群体中找不到“知音”。艺术家精神世界的“集体沦陷”成了当今“奴性文化”独特风景。


历史上有许多血性文人,选择了避世上了“终南山”,或修行入佛门。这个所谓的“独善其身”,实际是没有社会的担责。如果当年欧洲文艺复兴的大师们都隠居去了,那它的历史一定当今的中国。


我今年六十多岁了,本应该选择“隐居而安”,但我心头涌起的“文人热血”却让我体验到新的“生命春天”!我决心创办“国际艺术沙龙”,这首先要感谢法国华人艺术家马泽霖成为第一个响应者。特别要感谢今年已八十多岁的法国当代著名艺评家兼策展人热拉. 苏布克拉先生和我一见如故的国际艺评人前蓬比度策展人伊夫. 科贝利先生 ,以及巴黎现代美术馆总策展人让. 米索先生 。感谢海上著名艺术评论家舒士俊先生,中国国家开放大学艺术研究院院长唐应山先生。他们都是“沙龙”的率先响应者。


“国际艺术沙龙”是国际艺术交流中的一项“文化公益”,我们将与更多的同行者 ,共同去开辟当代艺术的新领空。


222.jpg

会员登录
登录
我的资料
留言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