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佑局  幻象主义
Illsionism
新闻详情

刘佑局:艺术最终要打破区域主义


  6月20日下午,刘佑局在佛罗伦萨美术学院综合教学大厅,进行了一场动人而精彩的学术讲座。


    刘佑局意味深长地说,“幻象主义”不是“东方神画(话)”而是人类绘画语言的一次心性回归。他说,“人类的初级阶段”可能因“语言”不夠用,则通过“图案”对话来补充“语言”的不足,并在漫长的历史演变中把这种“图式”语言进一步减少,而彻底上升到“声音”语言,后来人类才把“语言”和“绘画”分家。


   刘佑局接着说,人类的“初画”才是最美的,他作了一个很好的喻,就好似“初蛋”它的营养是最丰富的。人类从“农耕社会”进入到现代的“工业文明”这个世界已变得复杂化,国与国的划分,民族与民族的划分最后形成了严重的文化和思想对立,复合型的人类社会发展史,最终形成了鲜明的不同价值观。中西文化在价值观念上长期形成在对立状态之中,但在知识文化精英和文明力量的推动下有时也会被“拉近”。“欧洲文艺复兴”与中国的“新文化运动”都是人类文明标志的不同刻度。两者,都在不同程度上解放了人性。


   刘佑局说,在历史性的关键时刻,这几年中西文化的价值取向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,中西文化价值观的软站在暗流涌动中悄然升级。世界文明秩序建立起来后,还会经常受到“区域主义”的挑战。“区域主义”的利益集团常常会打着最蛊惑人心的“保护民族传统文化”的口号而“死守技法”。


   “幻象主义”就是在寻求“技法解放”的同时,更重要的是打破“区域主义”的精神枷锁。“区域主义”的最大危害不是技法革新问题,而是这群披着“文化外衣”的利益集团,常常在上演着“民族和爱国主义”的集体意淫而实现他们 利益集团“一轮驱动”的长治久安。


    刘佑局短短一个小时的讲座,语出惊人,精彩纷呈,在师生们欢快热烈的掌声中,刘佑局最后无不幽默地说:“今天我登在世界美术殿堂的‘最高屋顶’上与佛罗伦萨美术学院的师生们进行学术与思想交流,也算是我回归‘区域主义’之前的一次‘出走’行动吧!”


会员登录
登录
我的资料
留言
回到顶部